生子当如孙仲谋 运营要学刘皇叔

发布时间: 2016-09-02 10:48 收藏 关注: 信息来源:  思达派

蜀汉的建立,是一个绝佳的运营案例。整个蜀汉政权的成长史,都带着浓重的运营色彩。

  刘备出身低微,虽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,但在当时重门第的环境之下,常因织席贩履为人所诟病。然而刘备却从剿黄巾起家,辗转各路势力之间。看似总是灰头土脸的配角,却每每以很小的代价获取实力的增长,这不正是每一个做运营的人都梦寐以求的能力么?

  凭借于此,刘备在这个看似不适合他发力的时代,身处“织席贩履”的社会阶层却最终拿下了三国争霸的入场券。

  那么,他是如何完成这个过程的呢?又为我们留下了那些可供借鉴之处呢?

 刷脸——活动参与

  有朋友告诉我,运营起于刷脸。

  我嗤之以鼻。

  然而纵观皇叔的发家史,使我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看法。刷脸虽然low,但还是要看如何去刷,如何刷的有效,如何刷的清新脱俗。

  上表列出了东汉末年影响各方势力格局的重要政治/军事活动。不难看出,刘备无一例外的出席了这些重要的活动,而且实质上都承担着配角甚至龙套(包括由他自己主动发起的赤壁之战)。然而无一例外的是,无论活动成功与否刘备都从活动中取得了很大的收获,而且从时间次序来看,刘备在活动中的参与感和地位都在逐次的增强。这反映出刘备刷脸还是刷的很成功的。

  而成功是凭借什么取得的呢?笔者认为,他做到了两点。

  1、参与重要的活动

  2、突出自身的重要性

  第一点前文已经提到,他抓住了汉末几乎最重要的几次活动,这不仅仅在当时大大的提升了他的影响力,让他有机会与更高级别的势力得以产生关系,更为以后联合各方势力埋下伏笔(刘备劝降马超时利用的一大关键论据,就是与马超之父共谋“衣带诏“”案)。关于他突出自身的重要性,集中体现在他在参与的过程中体现出了超越自身实力的存在感。他总是以弱者的身份混迹于强者林立的其他参与者之中,先获得身份和地位的认同,然后再巧妙的利用汉末注重地位的社会规则来扩充自己的实力。

  由此,他再这几次活动当中,不仅仅收获到了虚名,而且还将虚名转化为了硬实力。

  混圈——社区运营

  当然,成功远不止刷脸那么简单。

  刷脸之后,接下来再来谈谈混圈。东汉末年的政治力量大概分为三个派,姑且先称之为“门阀保皇派”、“军阀夺权派”和“名士清流派”。

  恰巧,这三个圈子,都有皇叔的身影。起初,他响应曹操的联合,名义上加入“军阀夺权派”,这使得他有机会进入朝堂,接触政治核心。而后由于人设和身份认同,他决定冒险参与“衣带诏”案,这使得他加入了“保皇派”,不仅坐实了皇室宗亲的身份,也奠定了他后来反曹的政治立场,这使得他足以联合当时的大部分“主流”政治力量。而仅仅如此还不够,刘备通过司马徽、徐庶,接触到了“名士派”,这个派系没有武装,也没有政权,但却是在当时环境下能量最大的一个派系,这个派系中,包含着当时最强的职业经理人,战略战术家,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掌握舆论导向,刘备虽然无法加入这个派系,却得到了这个派系中大部分人的认可和支

  持,这不仅仅弥补了他自身志高才疏的短板(诸葛亮、庞统均来自名士派系),还为日后的舆论导向打下深厚的基础。

  辗转于保汉势力和夺权军阀之间,并且拉拢清流名士,刘备在这个过程中,与不同的圈子之间均建立起不同的联系,足见其运营艺术的高超。在保皇派与夺权派的斗争中,恰如其分的维持关系,而在人设冲突之时又及时站稳立场,不仅保证了自身的安全,又尽可能的争取到了各方势力。同时获得了名士圈的认可与支持。这是其势力扩张,以及中期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
  圈粉——价值传导

  无论是正史还是文学作品,刘备总是以一个民心所向者的姿态出现。这得益于他强大的圈粉能力。

  来看看刘备主要的圈粉场景:平原县时,与民同席而坐,同簋而食,深受爱戴;在徐州时,协助陶谦明法理政,使其接陶谦任时深受徐州百姓欢迎;兵败当阳之时,百姓随部队奔逃,而刘备不忍弃之。刘备是真仁德还是装仁德,已然不可考证。但从这些行为中透出的,是他向用户传导自身价值的核心思想,他讲自己亲民,爱民,平等,宽和的人格魅力通过行为表现而且贯彻执行,

  完成了对“粉丝”的“拉新留存”。

  其次,依托于皇帝给予的“汉室宗亲”背书,据有了政治和法理的有利地位,在那个皇权正统的年代,打起了极具号召力的大旗。

  凭借与此,刘备完成了自己的大量“用户”积累。

  BD——弱关系强化

  BD,即商务关系拓展。当然,刘备与其有共同利益或者目标的“盟友”,在这个战场上可以等同于商业伙伴。而往往这些由阵营联结的合作关系,都是弱关系。俗称“点赞之交”。彼此之间的互信和认同感都是比较弱的,而且利益联结输送并不紧密。

  而刘备在这个方面所下的功夫,就是将此类弱关系强化。往往直接体现在军事上的援助,以及政治上的协助或者代理。孔融被困,他解救孔融,陶谦被攻,他支援陶谦,对于势力比自己强的刘表则选择了攀亲,对于无亲可攀的孙权选择了联姻,而对于他垂涎欲滴的刘璋则选择了军政代理,逐步打入刘璋集团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刘备通过与这些“伙伴”弱关系强化,取得了这些“伙伴”认同,进而整合利用他们的资源,以壮大自身实力,甚至达到在西川只是,联合刘璋内部臣僚,取信并架空刘璋,以完成入主西川的目的。往往不加刀兵,少动干戈就能完成自己的战略计划。这正是运营艺术的集中体现。

  纵观刘备的“创业”历程不难发现,运营是其贯穿始终的思路与方向,也正符合了他起于布衣的客观条件。合理的利用运营思维,往往可以在自己势力单薄之时,以小的成本获得大的收益。更符合创业环境中,以弱胜强完成逆袭的场景。

  而运营当学刘皇叔。虽然时过境迁,但其中的关键思想和指导,仍可为当下的创业者提供参考。

版权声明:

1、我们转载本文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对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文章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、若所转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著作权或版权拥有机构致电或来函联系,我方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3、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,务必请注明来源。
相关文章